首页 >> 档案文化 >> 档案解密 >> 正文

第68期—“加倍努力吧,把革命红旗举得更高”

发布时间:2017-06-12 阅读次数:

“加倍努力吧,把革命红旗举得更高”
———鄂西特委书记何功伟的三封狱中家书

    湖北日报讯 图为何功伟
  图为何功伟家书手稿。
  图为许云生下孩子后拍了此照片,委托组织转交何功伟,不知道丈夫已经牺牲。
  (本栏图片由省档案馆提供)

  通讯员 王平 王雯雯

    山路蜿蜒,绿树环绕,位于咸宁市咸安区桂花镇的何功伟烈士纪念园庄严肃穆。千里之外的恩施州,也有一座何功伟烈士陵园。
    1915年11月生于咸宁的何功伟,1941年11月在恩施英勇就义。牺牲那天,离他26岁生日仅差4天。
    何功伟历任中共湖北省工委农委委员、武昌区委书记、湖北省委委员、鄂南特委书记、鄂西特委书记等职。
    任中共鄂西特委书记时,何功伟在恩施战斗了两个年头,其中有10多个月在国民党的集中营里度过。面对儿女情长与家国命运,个人生死与理想信念,何功伟是如何抉择的?请看他的三封诀别家书。

  “儿除慷慨就死外,绝无他途可循”

    方家坝,恩施城西北6公里。昔日,国民党在此处建集中营,囚禁共产党人和民主进步人士。“当时,正值抗战,恩施是国民党湖北省战时省会,国民党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兼湖北省政府主席陈诚就在恩施。”省档案馆有关专家介绍,从1941年1月至1945年10月,先后有602名共产党员、进步人士、青年学生在方家坝被集中关押、审讯和“感化”,何功伟也在其中。
    省委党史研究室专家介绍,湖北大部分地区沦陷后,我党在湖北的工作重心迁往恩施,1941年1月何功伟被捕时,为鄂西特委书记,相当于当时的中共湖北省委书记。
    狱中,国民党特务派“社会贤达”,企图用说教击溃何功伟的心理防线。他们先夸赞何功伟如何年轻有为,又说他只是误入歧途,只要幡然悔悟,必是前途无量。
    何功伟义正辞严地回击:“我根本没有误入歧途,我不后悔自己的选择。”
    审讯、说服、威逼利诱无效,国民党方面想到了用亲情打动他。为阻止父亲来恩施,何功伟写下了一封1100多字的规劝信。
    信中,何功伟将生死置之度外,浩然正气充满字里行间。“然揆诸宁死不屈之义,儿除慷慨就死外,绝无他途可循。为天地存正气,为个人全人格,成仁取义,此正其时,行见汩罗江中,水声悲咽,风波亭上,冤气冲天,儿蝼蚁之命,死何足惜!”
    何功伟把自己的生命看作是“蝼蚁”,表明了为理想信念慷慨赴死的决心。“而奈儿献身真理,早具决心,苟义之所在,纵刀枪斧钺加诸颈项,父母兄弟环泣于前,此心亦万不可动,此志亦万不可移。”
    何功伟对老父亲说:“惟恳大人移所爱儿者以爱天下无数万人之儿女,以爱抗战死难烈士之遗孤,以爱流离失所无家可归之难童,庶几儿之冤死,或正足以显示大人之慈祥伟大。”“胜利之路,纵极曲折,但终必导入新民主主义新中国之乐园,此则为儿所深信无疑也。”
    这封信写于1941年3月16日,被特务截留后送给陈诚。陈诚惊叹其文采和品格,遂下令以“保护”之名,让驻军将老父亲挟送到恩施,对何功伟实行“劝降”。

  “鸟能反哺,獭知报本,儿独何心,能不断肠?”

    省委党史研究室《湖北英烈传》记载,1941年4月9日,满面悲容的老人出现在方家坝监狱,父子俩紧紧相拥。国民党特务利用老人救儿心切的心理,对老人甜言蜜语,说只要能劝功伟回心转意,登报申明脱离共产党,马上放他出去,还可以出国留学。老人把这些告诉儿子,何功伟说:“您不要相信他们的鬼话,我抗日救国无罪,为共产主义献身,死而无怨!”
    此后,何功伟又给老父亲写了第二封信。比起上一封,更多地流露出浓浓骨肉情。“今日跪接慈谕,训诫谆谆,一字一泪,不忍卒读。鸟能反哺,獭知报本,儿独何心,能不断肠?况大人爱儿远胜诸弟妹。”
    何功伟七岁丧母,父亲既做严父又做慈母。何功伟为了革命事业,连年远游,现又身陷囹圄,让老父亲操心牵挂,还将承受失子之痛,这一切令何功伟心碎。“始痛觉不孝之罪深重,实内疚于神明,意夺心折,度日如年。夜间梦魂不安,每发为痛楚之呻吟……午夜梦回,百感交集。设忧愁果能伤人,儿恐不待斧钺加身而后死也。”
    即便如此,何功伟并没有退缩。除了恳请老父亲带着被褥和自己同住,以解思念之苦外,视死如归的豪情不减半分:“饮苦酒以自甘,宁杀身而不悔!”“儿决心牺牲个人以利社会国家,粉身碎骨,此志不渝!”

  “告诉我所有的朋友们,加倍努力吧”

    写完此信后的一个月,1941年的6月,何功伟又向妻子许云和从未谋面的幼子倾诉衷肠。
    “在临刑前我不能最后的和你见一次,不能吻一吻我们的小宝宝了!我一定坚守阶级立场,保持无产阶级的清白,忠实于党……此次的被捕,由于我自己的不慎。告诉我所有的朋友们,加倍努力吧,把革命红旗举得更高,好好地教养我们的后代,好继续完成我们未竟的事业!”
    此信5个月后,何功伟就走向刑场了。
    《湖北英烈传》记载,最后一次探望,何父与他彻夜长谈。老人知道要与儿子永别了,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说:“这是最后一次求你,你难道真的忍心舍弃老父、弟妹、妻儿?陈诚说了,不要你写自首书,只要你点一下头,就可以跟我回去。你就点一下头吧!”老人说完,竟跪到儿子面前。
    何功伟心如刀绞,他把父亲扶起来说:“爷啊!我为天地存正气,为个人全人格,头可断,不可点!”
    1941年11月17日清晨,何功伟被押出地牢。
    他穿着父亲给他的新鞋袜,从容不迫、正气凛然地踏上刑场。
    刑场上有100余级台阶,刽子手问:“你上一阶,我就问你一次‘回不回头’,你若回头,免于一死,若走完台阶还不回头,就枪毙!”
    他毫不理睬,拖着沉重的脚镣,高唱着《国际歌》,一步一步走上台阶……
    经何父辗转,何功伟狱中的三封家书最终移交组织。遵何功伟遗愿,妻子许云给他们的孩子起名“何继伟”,意为继续完成伟大事业。


版权所有 Copyright@ 2010 湖北省档案局(馆) 通讯地址:武汉市水果湖洪山路87号 邮编:430071
湖北省档案局值班电话:027-87233715
档案查阅咨询电话:027-87232099
鄂ICP备05006984号-1

今日您是第 位访问者,   2017 年总点击率: ,   2017 年总访问量: